劳动者之歌

赵传昌

当土地站起来的时候,一根麦苗在做梦的五月穿越了青葱。这时的枯草也走出冬的阴影,灰烬中长出的嫩叶,星星点点燎原了暮春。当思绪从时间的枝丫梳过,春风把时光中走失的绿色,又重新找了回来。风中弥漫泥土被升腾的地火煮沸的香味,一棵棉苗拱出脑袋,又引出成百上千棵棉苗拱出了好奇的脑袋。机声隆隆,农人的心跳开始加速。辽阔的田野,万千麦苗是春风和农人供养的孩子。当年迈的农人站在田垄,看到那么多簇拥的婴儿笑脸相迎,他开始弯腰亲昵这些孩子们。然后把躬下的脊背使劲地挺了挺,又站成五月乡野里一棵青葱树了。

你从春风里出行,春风把你的思念越吹越薄。一群背着云彩的人,走在天涯路上。他们在偏远的外省一隅空对寂寞。当工棚鼾声如浪,天空浮起的月亮像极了妻子的脸庞。而星星泪眼模糊,像离家时儿女哭泣的眼睛。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正好落入暗夜的心湖,激起的波澜久久难复平静。你不敢看远处的山峦,低伏的山峦又让你想起老家驼背的爹娘。你哭了,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五月,对着脚手架上悬挂的太阳默默发誓。你的拳头攥得紧紧,像握住五月的金子,一个沉甸甸发光的梦。

罗列的工厂,烟囱是起航高扬的桅杆。窗明几净,厂房里装载的热情让五月挥汗如雨。流水线拉长希望,一双双勤劳的手触摸恋恋不舍的产品,把热爱传递。打包装载的时候,你的目光抬高,刚好和一缕射来的阳光撞怀。在铸造车间,用心思和意志把每只螺母拧紧,就像你一直铭记,心中装下的岁月箴言。在五月,你逼出了身体里多余的私心杂念,只剩触摸质感的热爱,你多想变成五月里一块铮铮好钢铁啊。

五月生长草芥庄稼,农人用犁铧耕耘田野,耕耘梦想的深度。军营的战士手握钢枪,学校的教师手握教棒,运动员把手中的杠铃掂了又掂。许多影像在眼前闪动:扳道工,环卫工,街道中央执勤的交警……他们都是洒落大地的一颗颗种子,都在五月里生枝长叶,撑起了自己一片小小绿荫。五月欲望升腾,慵懒和消沉被季节风吹散。在辽阔的中国,到处都是时代造景的舞台,无论你干什么职业,扮演什么角色,都会用歌声和翅膀,用泪水和希冀,让一粒粒低处跋涉的尘埃发出身体应有的光芒。心中垒满石头的时候你就站成了高山,你把所有苦水都储入心中,只为蓄积五月大海喷发的热爱。给家乡,给亲人,给我们这个正在韬光养晦,怀揣复兴梦想奔跑在征程上的年轻祖国!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