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好时代

       张淑兰

       年少时,家里的饭菜常常是玉米面窝窝头,配以切成丝状的腌咸菜。人们穿的衣服颜色单调,除了黑、蓝就是灰色。村子里家家住的都是土坯房,一出门便是窄窄弯弯的土路。

       这是我八岁那年的记忆,确切地说,是对家乡的简略记忆。

       就在那一年的秋天,父亲为了给我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把我送到县城姑姑家读书。那时候,回家最苦恼的事就是道路的不便。坐着破旧的班车,出县城后,在土路上颠簸不停,到离村不远的路口下车,便是通往村里的小路。晴天时,路上黄土飞扬,虽然浑身都是尘土,但一到雨天,更是苦不堪言,裤子、鞋全是泥巴,等回到家,我就变成了一个“泥娃娃”。

       初中毕业后,乡民们的生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我隔三岔五就能吃到母亲蒸的白面馒头,而且饭桌上的菜品再也不是单调的腌咸菜,土豆、萝卜、豆角会不停地变换着吃。最令人喜悦的是,村干部在政府的帮助下买回了抽水机,并在村头凿了个大水池,每逢单日,就由专人把水抽到水池里,然后再让大家用水桶担回去。记得那年,一年洗一次头的奶奶终于改成一个月洗两次头,每当她在太阳下梳着长长的头发,总会感叹:“做梦都没想到,日子能过得这么舒坦。 ”

       高考落榜后,我不安于父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果断随着外出打工的“潮流”去开拓新的生活。当时挣钱少,为了减少路费的开销,回家的次数寥寥无几。奶奶70岁那年的春天,我回去给老人过寿。当客车走到半路,我发现那条从县城到村里的原来灰尘弥漫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路两旁的荒地变成了一座座果园。一路上,车窗外植物的芳香阵阵扑鼻,鸟雀脆啼声声入耳。等回到村里,原先那条烂泥路变成了平展的混凝土路,有些乡亲告别了风雨中飘摇多年的土坯房,举家住进了崭新的砖房里。进屋把水龙头一拧,自来水哗哗地奏响了现代化的生活。那年春天,家乡的一切都让人耳目一新,人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在田里耕忙着,而我呼吸着田野间透出的清新,任春风拂去都市生活积在胸中的尘埃。

       时光荏苒,斗转星移。当我依然穿梭进退在大都市的高楼林立中时,一股“返乡就业”的春风在身边吹起。作为一名游子,我就如一棵树木一般,心和魂都扎根在家乡的泥土里。经过三思,我决定带着在外打拼多年的积蓄回乡创业。当车一驶进村,过去的记忆又被刷新。那条平展的混凝土路又变成了干净的水泥路,路边装上了漂亮的太阳能路灯。大家集体迁到了规划整齐、宽阔亮堂的新民居里。这些新平房错落有致,独门独院,农家小院里,儿童嬉笑打闹,老年人闲唠家常,左临右舍笑靥如花,当阳光洒在乡亲们的脸庞,幸福的表情就在他们脸上荡漾。

       在村里闲逛时,遇到了儿时的一个玩伴,他以前在城里打工,前年就带着家人返回了故乡。他对我说:“这几年家乡大搞精准扶贫开发,家家户户都种植了苹果树,村里成立了专业合作社,村民通过合作社把自己种的苹果都销售了出去,农民的钱袋越来越鼓,有的还买了车,这比城市不会差吧?”我连连点头。说实在话,赶上了好时代,党的富民政策给老百姓带来的富裕和美好,着实让我骄傲自豪,因为在家乡一次次的变奏中,我看到了伟大祖国的繁荣富强。

       夜幕深深,凉风习习,忙完农活的大姑娘小媳妇踩着《好日子》快乐的节奏,在休闲广场扭得开心。在明亮的路灯下,我看到了一条横幅,红底黄字十分醒目:合力打造新农村,同心共筑中国梦。品味这段文字,青年人建功立业的使命感在心底油然而生,中国梦就是我的梦,我的梦就是中国梦,此时此刻,我所站立之地就是追梦舞台,让我们继续奔跑、携手追梦,奋力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明天。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