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书


  娘出生在上世纪40年代的农村,家中有五六个弟妹,这样的家境,让她从未上过一天学。因此,从小我就常听她唠叨:“你们赶上了好年头儿,一定要好好念书啊,不然就像我一样是个睁眼瞎。 ”
  记得那是一个冬天的早晨,呼呼地刮着北风,天显得格外冷,娘有事要进城。父亲常年工作在外地,到县城二十几里路,她要一步步走着去。
  难得进城一次,我央求说:“娘,你在报刊亭给我带本《青年文摘》吧,要最新的一期。”我说得很轻松,她也没有拒绝,我没有觉得这对娘来说是一件很难办的事。
  掌灯了,娘踏进了家门。娘的脸红红的,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赶路走得太快,她带着急促的呼吸声,来到我面前,手伸进怀里掏出那本书:“你先别写了,看看我给你买的书,对不? ”
  我放下手中的功课,拿起那本散发着娘的体温的《青年文摘》,点点头:“没错啊。 ”
  这时,娘的脸上露出成功的喜悦,舒了一口气说:“没错就好,没错就好。”她掸了掸身上的尘土,坐在床沿上,喜滋滋地看着我,唠叨这次买书的经过:
  你说的那个报刊亭,我根本就没有进去过。走近它,里里外外摆了那么多的大书、小书,我的眼睛都看花了。挑书的人多,我差点就把费了好大劲儿才记住的书名给忘了。
  卖书的小伙子看我围着书亭不走,就问:“大妈,您买书? ”我说:“唉,小伙子,给我闺女买。 ”“您说什么书,我给您拿。 ”他一准儿是看出了我不识字,我都不敢摸那些花花绿绿的书,就像瞅生人一样瞅着它们。“青年…文摘…最新的…”我说起话像个结巴。小伙子顺手拿起一本:“大妈,这就是,您拿好。 ”我接过书还有点不放心:“对吗?小伙子,咋这么快,也不用找啊?你看好了,千万别给我拿错了。 ”“大妈,您放心,错不了。只要您没记错书的名字,这书就错不了。 ”
  说起这书的名字,我是怎么记住的呢?我想啊:青年文摘,噢,能记住了,前边俩字不是“青年”吗?有一段大鼓书广播喇叭里天天唱的,我听得多了就记住了那里面一句鼓词:前面走来了人两个,一个老汉,一个青年。对,就是这个“青年”。“那后两个字呢? ”我有点迫不及待地问。“后俩字,我不是有个好姐妹儿,她叫文斋,把它们放在一起,就是你要的书了。 ”
  听娘说着她买书的经过,我觉得那本书在手上好重好重。这不是一本书,这是娘的一颗心啊!
□寒冰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