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达天衢牌坊的来历

    牌坊是古代官方的称呼,老百姓俗称为牌楼。是封建社会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建筑物。也有一些宫观寺庙以牌坊作为山门的,还有的是用来标明地名的,其作用:点缀风景,引人入胜;点缀城市,古色古香;留作教材,成为历史标本。
    “九达天衢”牌坊是古城德州的标志性建筑,既是德州古城所处交通优势的真实写照,也是德州的著名景观,当然也是德州地域文化研究的重要内容。记载“九达天衢”牌坊的古籍为光绪年间马翥等人编写的《德州乡土志》和1935年成书的民国《德县志》,从两书成书时间看,马翥《德州乡土志》应是最早记载“九达天衢”牌坊的古籍。值得注意的是,两书记载“九达天衢”牌坊的信息过于笼统,以致于近年来大家对它建立的时间、地点、楣额文字书写者以及消失的时间、原因等都是众说纷纭。现将各种观点综述如下:
    关于“九达天衢”坊的初建时间有4种说法。一是明代说。1986年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地区史志办编纂的《德州风物志》说:“不知在明朝哪个年代,在德州大西门迆北的官道上修建了一座骑道牌坊名为‘九达天衢’坊”。据对德州旧城研究有较深造诣的原德州国棉厂退休职工马慧彬先生讲:“(牌坊)扒下来的那些物件不管是石头的还是木头的,都是明代的无疑。 ”据称,他本人是文史研究工作者中唯一一位见证过九达天衢牌坊物料的人。二是明永乐说。1992年齐鲁书社出版的《德州史话》一书说:“明成祖定都北京后,疏浚了大运河以利南粮北运,并于德州城西北设置‘递运所’以备陆运。此时,德州已有‘神京门户’之称,‘九达天衢’的骑道牌坊也矗立在大西门外的官道上。 ”三是明嘉靖说。老一辈文史工作者孙寿昌“德州九达天衢牌坊及传说”一文和2006年聂兴一、田贵宝主编的《古邑史踪》一书,持此观点。德城区文联名誉主席纪慎言在《齐鲁晚报》发表的“德州九达天衢牌坊旧事”一文中也讲:“大约自明代嘉靖年间起,就有了这座雄伟壮丽、气势恢宏的九达天衢牌坊。 ”四是清雍正以后说。民间文史爱好者徐剑明认为“九达天衢”坊修建于清雍正以后。五是清嘉道说。旧志整理专家潘友林根据乾隆《德州志》及之前德州旧志均无“九达天衢”坊的记载,猜测“九达天衢”坊应是清嘉道年间所建。六是光绪《德州乡土志》记载为明代尹纶所修。尹纶是州人御史尹禧之子,因孝行显著,天顺年间受到朝廷旌表,崇祀乡贤祠。与“九达天衢”坊同为尹纶修建的东关“孝子”坊,时间是天顺年间,即1457~1464年,可以猜测“九达天衢”坊也应是天顺年间所建,要早于嘉靖(1522~1566)年间六七十年以上。因为官绅校定本《德州乡土志》成书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正是朱启钤刚刚完成九达天衢坊的修葺后成书的,估计是重修时人们看到或发现了什么东西,才断言是尹纶创修。目前来看,此说是唯一明确见于旧志的记载,准确性最高。
    关于“九达天衢”坊的地点争论,主要集中于此坊是建在桥上还是建在路上。一是桥上说。徐剑明认为牌坊是立在一座“九达天衢桥”上的。二是路上说。德州市政协所聘文史专员田国良先生则根据民国《德县志》的记载认定“九达天衢”牌坊立于大西门与小西门之间的大路上。纪慎言在“德州九达天衢牌坊旧事”中称:“(牌坊)就坐落在旧时德州城“聚秀门”(俗称“大西门”)外古驿道(今米市街)上。”马慧彬先生讲:“九达天衢坊位于广宁桥(又称九达天衢桥)南3米处,所以不少人就说是位于桥上的。”根据光绪《德州乡土志·州之桥梁》记载,九达天衢桥与广安桥(又称广宁桥)不是一座桥,“九达天衢桥”在回龙坝西,而广安桥则在小西门外。事实上,九达天衢坊应是位于“九达天衢桥”南3米处。
    □张明福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