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心韵

    我很小的时候就期待过端午节。
    一到端午节,卖粽子叶和香包的人多了起来。那段时间,家中长辈只要去赶集的,回家除了满篮子的菜,还会捎回来一大叠粽子叶和各种有着漂亮形状的香包。见到家中小辈,每人脖子上挂一个,好看,也香。
    讲究点的长辈,会亲手为孩子的衣服绣上蛇、蝎子、蜈蚣、壁虎、蟾蜍等“五毒”花样,这就是“五毒衣”。因为有种说法,农历五月天气湿热人容易生病,各种蛇虫也非常活跃,一不留神就可能被咬伤,给孩子穿上“五毒衣”,可以辟邪去秽,让孩子健康平安成长。
    包粽子是过节的必备环节,也是一家人最热闹的时候。大娘婶婶们坐着小板凳围成一圈,圈里摆放的是一大盆洗好的枣子、红豆和江米。每人身边都有一叠粽子叶。一群孩子被赶在外围,眼巴巴地瞅着,琢磨着谁包的粽子大,放的枣子足。
    这种期待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不知道为什么,老家大土灶做出来的饭食很是美味……尤其是煮粽子的时候,好像大灶也知道自己没多少机会煮这么香甜的东西,要好好表现一把,一个劲儿地闷着闷着,闷到太阳落山,闷到繁星满天……可堂兄弟姐妹们都不走,从堂屋里守成一堆,一个个不由自主“点起了头”。直到一位大娘或婶婶洗着手去灶台。一开锅盖,满院香甜,欢喜雀跃。
    熟透的粽子让人垂涎三尺,拉开粽子叶,内里四角很精神的向外翘着,长长的米粒被煮得有些透明,又有点泛黄发翠,像上好的翡翠,豆沙或枣子隐隐约约,带着一点甜蜜的矜持。咬一口,馅儿甜甜的。有了米的中和,这种甜也不腻了。
    能吃到香甜粽子的好事也就只能端午前后才有了,平时不过节的时候最受宠的小孙子央着奶奶做点,大人被缠得烦了,孩子屁股上还会挨上一巴掌:“小馋猫,不吃饭了,还指着那点柴火过日子哟。 ”
    慢慢地,用大灶的时候少了,家家用起了蜂窝煤,后来又改成煤气炉,现在通了天然气,家家户户用上了干净又省力的燃气灶。端午节吃粽子也不算奢侈了,想吃就包……但平时做的总吃不出端午节的香甜来。
    我依旧期待端午节。在外打拼的家人会陆续回来。小时候一起上房爬树、追狗撵鸡的堂兄弟姐妹们都有了孩子,如今稳重起来,成了包粽子的主力。而当年的主力——长辈们则在旁边看着,搂着自己的孙辈笑谈起过去小馋猫们缠着要粽子吃的情形,让已经老大不小的我们,都小小不好意思了一次。
    我们,像他们当初一样,端午节,给孩子买香包准备“五毒衣”。但比起会织毛衣、绣花等样样精通的长辈来说,年轻一辈能拿针补个窟窿就算技术不错了。但我依旧会想起小时候的那些端午节,会给家中孩子尤其是新生儿,买上一件小小的五毒肚兜,送给他或者她,带上我的祝福:“辟邪去秽,健康平安。 ”
    □青榕

德州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德州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德州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 德州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德州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数量较多,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请主动与本网联系,提供相关证明材料,我网将及时处理。

※联系方式:德州新闻网 电话:0534-2562862 电子邮件:dzrbxww@dezhoudaily.com